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上门女婿(楔子 + 04) (2/3)
上门女婿(楔子 + 04) (2/3)

第四章、来龙去脉

夜已经很深了,街道两边的店铺依然闪耀着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整个巷子在灯光的映射下仿佛回到了白天,熙熙攘攘的人群享受着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巷子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停着一辆黑色的SUV,旷飞坐在驾驶室,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死死握着拳头,他的两眼盯着前方,脸上写满了痛苦。

漆黑的夜空逐泛出了鱼肚白,东方出现了一抹橙红的朝霞,随着霞光的慢慢褪去,刺眼的阳光洒向大地,昨夜悠闲的人群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地上残留的油汙和商贩们没有收拾的桌椅和板凳。

头脑混沌的旷飞眼里布满了血丝,他在车里整整坐了一夜,当他踩下油门的那一刻,汽车像脱缰的野马似的沖了出去,强烈的颠簸让他紧急踩下了刹车,一夜未动让旷飞的整个身体变得十分僵硬,他简单的调整了一下随后重新驱车使出了巷子。

一到亮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了酒店的房间,刺眼的光线照在徐颖的脸上,一丝不挂的人妻疲惫的揉了揉眼睛,她现在侧躺在情夫的怀里,丰满的乳房贴在对方的胳膊上,雪白的长腿一条搭在男人的腰上,一条被男人夹在双腿间,软绵绵的阴囊紧紧粘着她的大腿,处在晨勃状态的阴茎显得十分的雄壮。

徐颖看了看还在酣睡的男人,轻手轻脚的脱离了他的怀抱,昨晚激烈的欢爱让她感到十分的疲惫,徐颖翻了个身想要再睡一会儿,却怎幺也睡不着了,她爬起来看着混乱不堪的大床,床单上分布着一片片已经干掉泛黄的水渍,男人粗重的鼾声和他身上散发出的热力不断诱惑着徐颖,昨晚两人激情的情景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中。

徐颖的脸上不由一阵发烫,下体也有了感觉,因为是早晨的缘故,一股尿意打乱了人妻的回忆,她匆匆跑进卫生间,等方便完出来的时候,却一头撞进了男人的怀里,不等她作出反应,柔软的粉唇就被男人给堵上了,赤身裸体的两人立刻就紧紧抱在了一起疯狂的接吻,徐颖闭上杏眼,微微皱起眉头,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着,丰挺的乳房贴在男人的胸脯上,男人身上散发出的火热气息包围着徐颖,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两人激烈的吻了一阵,徐颖还陶醉在男人粗犷的怀抱里,她突然感觉身子一阵旋转,然后就被对方翻了个身按在了电视旁边的桌子上,一丝不挂的人妻双手把着桌子的边缘,含情脉脉的回头看了一眼,男人伸手在她的后背摸了几把,手掌在她的后腰处轻轻一按,徐颖顺从的沈下身子,将圆鼓鼓的屁股蛋翘了起来,男人扶着人妻的纤腰,挺着坚硬无比的阴茎缓缓插入了她的身体。

「哦!」随着男人一点点加快抽动的速度,徐颖浑身变得滚烫起来,嗓子里发出抑制不住的娇吟,她踮着脚尖,努力翘着屁股迎合男人的动作,粉红的小奶头在桌面的摩擦下硬硬的挺了起来,白嫩的臀肉在男人的碰撞下蕩出一波波诱人的肉浪,肏了一会儿,男人抓着徐颖的胳膊把她从桌子上拉了起来引导她来到床边,以肉棒为轴让她从趴着的姿势转成了仰躺在床上,在转动的过程中阴茎一直都插在阴道里,男人坚硬的肉棒全方位研磨着阴道内壁,又酥又麻的感觉让徐颖的心都悬空了,下身紧紧裹住里边的肉棒,旋转带来的强烈快感让两人同时发出了舒服的歎息声。

等徐颖在床上躺好之后,男人顺势伏在了她雪白的躯体上,两人紧紧搂在一起深情的吻着彼此的嘴唇,由于姿势的缘故,男人的阴茎稍稍从阴道中退出了一些,他立马拱了一下腰让自己的下体重新深入女人热乎乎的花蕊。

「哦……」美丽的人妻发出一声娇颤,她很配合的挺起下身,同时分开圆润的大腿夹在了男人的腰上,光滑的小腿自然的向两边垂着,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丫悬在半空,男人用双臂撑在徐颖的身体两侧,下身死死抵着她的阴部,如同磨盘似的研磨起来,尽可能的让龟头在女人的阴道深处旋转摩擦。

「嗯……哦……」徐颖只觉自己的阴道深处被火热的肉棒顶的又酸又麻,微微胀痛的感觉给自己带来了一种说不出的爽快,她用力向后仰起头,大张着嘴,赫赫的喘着粗气。

男人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动了几分钟,用龟头研磨花蕊的确给徐颖带来了强烈的快感,但要让她彻底舒服还是不够的,此时的徐颖更渴望被男人狠狠的撞击。

「哦……我受不了了……快……肏我……用力……啊……」

「呵,小骚货,这就受不了了?」男人调整了一下姿势,将肉棒向外退出了一些,然后用力插了进去。

「啊……」徐颖感觉插在自己阴道中的肉棒变得无比坚硬,随后那东西便开始了前后蠕动。

男人的腰部一刻不停的快速起伏,阴茎在女人体内大幅度的抽动着,娇嫩的肉壁被火热的肉棒刮的又痒又酸,徐颖浑身软绵绵的,男人每动一下她的阴道都会猛烈的收缩一次,这让男人雄风大震,更加卖力的撞击起来。

「啊……啊啊……啊……」徐颖大张双腿,扭着纤腰,挺起下身,小手死死抓住男人结实的屁股,极力配合着对方的动作。

男人一口气猛插了几十下,徐颖来了第一次高潮,她用四肢紧紧缠住对方的身体,嘴里发出悠长的娇啼,下身紧紧裹住里边的肉棒不住的收缩,而男人也只是短暂的停顿了几秒钟,等徐颖的阴道稍一放鬆他就再次做起了最原始的起伏动作,刚刚经历过高潮的阴道异常敏感,在男人不间断的抽送下,徐颖舒服的什幺都顾不上了,她浑身发颤,呻吟声越来越大,下边涌出的淫水就和尿了一样。

「快……老公……再快点……哦……」

听到徐颖娇媚的催促之后,男人知道她又来了感觉,他先把女人的两条长腿架在肩上,然后开始有力的猛攻,腰部起伏的动作非常夸张,每次都将龟头拉到阴道口附近,然后在快速一插到底,反复多次之后徐颖舒服的什幺都顾不上了,她的脑中变得一片空白,只渴望对方能够插的更快更猛。

「啊啊……好舒服……老公……爽死了……哦……哦哦……不要停……」女人忘情的呻吟加上性器摩擦发出的「噗!噗!」声演奏出一曲美妙的性爱交响乐。

激烈的交合持续了十几分钟,徐颖在男人的耕耘下抵达了好几次高潮,此时的她双颊绯红,朱唇轻启,不停的呻吟着,原本光滑的肌肤上布满一层细腻的汗珠,丰满的乳房随着男人的动作在她胸前不停的滚来蕩去,粉红色的小乳头一甩一甩的如霓虹灯一般摇曳,两人的下身时而快速撞击,时而紧贴摩擦,黏滋滋的淫水随着肉棒的抽插和挤压不断从蜜洞中涌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上,在那里形成了一片湿乎乎的痕迹。

考虑到待会儿还要开会的缘故,这一次,男人没有刻意去忍耐射精的欲望,他抱紧兴奋到极点的人妻,屁股在她的双腿间狂猛的起伏着。

「啊……啊啊……老公……我……不行了……啊啊啊……」徐颖浑身不住的颤抖,强烈的性高潮再一次席捲了她的身体,大量淫水随着阴茎的抽动被带了出来,高潮中的人妻不住的哆嗦,快感一浪接着一浪的沖上头顶,她大声呻吟着,身体不停的痉挛,阴道不受控制的抽搐收缩,男人射精前那几次最猛烈的冲刺撞的她差点晕了过去,紧接着滚烫的精液就射入了徐颖的身体,热乎乎的冲击弄得她抖个不停。

释放后的俩人喘着粗气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徐颖爬起来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开始穿衣服,她拿起床头柜上的腰带时,无意中看到了花瓶后边一个包装精緻的小包装袋,拿起来打开一看是一条非常漂亮的珍珠项鍊。

「哇!你还给我买礼物了呀?」徐颖暧昧的趴在还躺在床上的男人身边,拿着项鍊在他面前晃了晃。

「嗯?我没买过!不是你的吗?」男人疑惑的看着徐颖。

「哎呀!你就别逗人家了,这屋子里除了你和我莫非还有过第三个人!?」徐颖嘟着小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呵,随你怎幺想,总之我没买过!」男人很不屑的看了项鍊一眼,然后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你这人怎幺这样呀?」徐颖不高兴的把项鍊扔到了床上。

男人没理她,穿好衣服后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徐颖看着床单上的项鍊,以及那些斑斑点点的痕迹,回想起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她的鼻子突然一阵酸楚,自己到底怎幺了?如那时警惕性在高一些,如果当初没有心软,如果……唉!现在的自己到底算是什幺?一次又一次背叛老公只是为了和曾经伤害过自己的男人玩他那个可怕的绿帽游戏?

徐颖摸着自己火热的脸颊,回想起当初被他利用迷药姦汙,可过后自己却心甘情愿的接受了这一切,甚至一次次的主动和他做爱,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个骚货吗?实际上,徐颖心里很清楚,在那个男人看来,自己那些所谓的矜持都是装的,骨子里自己就是一个放蕩的女人,而且很容易到手,他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发洩欲望的工具,连情人都算不上,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又能怎幺办呢?

徐颖歎了口气,拿起床单上的项鍊戴在了脖子上,不知道为什幺在这个她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公:旷飞。

********

高速公路上,旷飞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自己的妻子徐颖。

旷飞的脑子里马上映射出徐颖和那个陌生男人做爱的画面,妻子脸上满足的表情,淫蕩的对话,男人的阴茎在她阴道中穿梭时滋滋的声响,以及肉体碰撞发出的啪啪声……

一时间旷飞的神志变得有些恍惚,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出现了徐颖美丽的容颜,她在微笑,然而下一秒就变成了眯眼享受高潮的样子,短短两三秒钟的分神险些酿成惨剧,当旷飞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车子已经偏离了方向,现在正以将近80公里的时速朝路边的山沟沖去,旷飞脑中已经想到了最糟糕的结局,不,我还不能死!我不能就这样成全那对狗男女!求生的欲望驱使他下意识的右打方向,车身剧烈的晃动着,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很夸张的声响,在公路上擦出一道很夸张的漂移痕迹,不过万幸的是,此时此刻这条公路上并没有其它车辆,旷飞拼尽全力控制着车子,车体左右摇晃了几个来回之后,终于平稳下来。

旷飞将车缓缓停靠在了应急车道上,他现在浑身是汗,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手机的铃声还在响,旷飞颤抖的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老公!?」徐颖的声音软绵绵的,很诱人,旷飞知道这是因为她刚刚激情过后的缘故。

刚从死里逃生中缓过神来的旷飞听见徐颖充满诱惑力的声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强忍将自己昨晚所见说出来的冲动,几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