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仙蒂姐姐, 金善爱姐姐, 里惠姐姐 ! 【
我的仙蒂姐姐, 金善爱姐姐, 里惠姐姐 ! 【

这天,放学回到家里时,突然听到左邻的陈家好像特别地热闹,于是便好奇地把头伸过篱笆去瞧了一瞧,惊见仙蒂姐姐竟然正在里边跟她的家人大声地笑谈着。

喔!原来是仙蒂姐姐回来了,我心里头不禁愉快起来。仙蒂到美国去已经有四年了,盼望了这许久,现在终于又可以见面了。

想到我与仙蒂姐姐的关係,那可得从我小时候开始说起。自从陈家在我七岁时搬到这儿来,印像中老喜欢往他们家里跑去。由于我父亲一早就去世了,而自己又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母亲总是为公事忙得常常不在家。自那时起,陈家的三个孩子们便成了我的好友伴,与他们玩得很开心,尤其是仙蒂姐姐,因为玩乐的点子多是由她想出来的。

仙蒂是陈家的老大,搬来的那一年是十四岁。其次是和我同年七岁的浩国,然后就是三岁的小不点儿佩蒂。

小时候老喜欢在陈家的花园里玩得汙泥满身,慈祥的陈家妈妈总是捉我去洗澡,清洁以后才肯放我回家。而大多数都是由仙蒂姐姐为我沖洗的,她还常常自己也一边的把衣服脱了一起洗。每次回想起,还真是觉的小时候好幸福,可以时不时地看到仙蒂美丽的胴体。

虽然到我九岁时,仙蒂姐姐就再也没为我洗澡,然而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她身上每一吋润滑的白析析肌肤,而且是越想越兴奋,每一回次忆想起来,都不禁悄悄地手淫起来…

仙蒂姐姐虽然大我整整七岁,但感觉上却与我差不了多少。不论是想的、玩的,都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记得在我十岁那一年,年终考刚过,母亲临时因为公事需要出国一个星期,却又在短时间内找不到人来看家和照顾我。热心的陈妈妈便叫她别担心,并说会吩咐仙蒂暂时照顾几天。

白天时,我都是会待在陈家,直到在那儿用过了晚饭后才会由仙蒂姐姐陪我回过去,一边看租来的录影带、一边聊天,并批评着电影的优劣。这几天来我们都是乐在看电影剧的其中。

一直到了周末夜,也即是母亲回来的前一晚,仙蒂姐又租了两部电影带,是刘德华演出的「雷洛传」上、下集。看完了第一部,真是精彩万分,迫不及待地换上了第二部,等着看下集。然而,电视上显示的却是西片,似乎是一部关于美国校园闹剧。

「啊哟…这家烂店!怎幺老是乱把录影带错放在盒子里?这已经是第五、六次了啦!上两个星期租看了一部喜剧,结果放在里头的却是恐怖鬼戏。阿庆,你瞧着…明天我一定要去向老闆投诉…」仙蒂姐一边看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嘟起嘴,埋怨了起来。

但既然都已经播放着了,我们便只好继续地看下去。其实,此戏还挺爆笑的,是说几个乱七八糟的美国三流大学的色男生,每天不念书,只设法偷窥女生们,并诱惑和她们做爱。

此片有不少的裸露镜头,那些西方女孩的美乳还真是巨大啊!我在此之前,也常在家偷偷看过跟同学们借来的A片,但此时看到她们作爱的情节,虽然只是微裸露胸部和美臀,我整个人却也有点热了起来,想必是因为仙蒂姐仙蒂姐在旁的因故吧!

令我惊诧的是,仙蒂姐姐竟然也睁大着眼,静静地继续观看着,完全没有停止录像机的意思。想必她认为我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而她自己也未曾有机会看这一类未经剪接的电影,于是便好奇地看下去…

我一边看着电视影幕、一边窥瞄着仙蒂姐姐的羞红脸蛋,隐约还似乎看到她悄悄地隔着衣裙,抚压着自己的下部。这更加地令我兴奋得悄然勃起,连看戏的心情也没了,眼珠老凝钉着仙蒂姐不放。

好不容易挨到了剧终,都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了…

「仙蒂姐,妈妈明天就回来了。今晚是妳在这儿的最后一夜,更况且妳也就将要到国外去念书,我们不如整晚就别睡了。来…咱们多聊一聊嘛!或…来玩一些游戏吧!」我哀求着正準备要就寝的仙蒂。

「嗯,也好!反正我也不知为何今晚老觉得热闷闷地,一点睡意也没有,就陪你疯一疯吧!」她皱着眉头笑说着。

嘻嘻,看来是刚才那电影弄得她淫心蕩漾,兴热得睡不着吧!

我们就各自躺在沙发上,开始聊起天来,什幺都谈;从过去的点滴趣事,到将来的梦想。仙蒂姐姐更是涛涛不停地,说出她到美国时所要做的事情。聊着、聊着,都已经是半夜三点半了…

「仙蒂姐,不如我们来玩一玩扑克牌。」我突然跳起来说道。

「怎幺,阿庆?你这小冬瓜想跟我比扑克牌!哈,看我不把你给输到脱裤子。嘻嘻…」仙蒂姐姐开口笑说着。

「啊呀!既然妳这幺有自信就放马过来吧!但是玩牌不赌点什幺,又好像提不起劲来。不如咱们就模仿刚才那戏内的学生们所玩的扑克游戏,输了就规定要脱一件衣服。」我调皮地建议着。

仙蒂有点儿迟疑,并皱着眉头白着眼…

「嘻嘻…我看那就算了啦!不如妳就跪下来,向我叩个响头,认输并叫一声主人就行了!」我笑嘻嘻地,故意气着她说道。

禁不起我再三的挑拨,仙蒂姐总算答应了,但说好只是脱到剩内衣裤为止,再输一局就算是输了。我想想也行啦!反正能看到仙蒂姐姐这样的美人儿,在我近身穿着内衣裤的模样,就已经是够兴奋的了。

玩了约一个多小时,双方竟然各自有输有嬴,脱了又穿回、穿了又脱下,僵持了好一阵子。不过接着我就连输了好几回合,脱得就只剩下一条内裤。

「哈!阿庆小弟弟,如果你再输这一把,就要跪下来,在我面前叩个响头了…」仙蒂姐冷视着我,暗笑说着。

我感到很不是滋味。便咱停了一下,到厕所去小了个便,再洗把脸。回到来后边继续地玩,竟然让我连胜三盘,又把衣裤都穿回了。

「仙蒂姐啊!今天真邪门咧…咱们这样继续下去,可能到了中午都还是分不出胜负。天都快亮了,不如我们输了就只能脱,嬴了不许再穿回去,妳说如何?」我有些不耐烦地把心一横,问着。

「嗯…那更好!如果早这样,你就已经输了!」仙蒂也赞成,并充满了自信地说着。

果然没几回合,我俩便已经各输得只剩下了内衣裤,接下来就是最紧要的关头了!无论是谁输了这一把,就得向对方叩头认输了…

「呀呼!是同花顺咧…哈!看你这次还不输给我?」仙蒂姐突然翻开手中的牌,欢腾地呼喊道。

我没想到居然真的输了。然而,要我向女生下跪叩头是决办不到的!我心一狠,在仙蒂姐姐面前站立了起来,当着她的面,毅然地把内裤给拉了下来…

「哪!既然我输了,就脱下内裤让你看个够吧!要我跪下向妳叩头是不可能的事!」我大声有气地对她说着。

仙蒂被我这突而其来的异态给惊诧着了。她眼珠不动地直凝视着我那早已经突挺的东西,并好奇地打转着。我看在眼里,令我的肉棒更为兴奋地颤动着。

「哇!你…你的那话儿…怎变得如此?以…以前为你洗澡的时候,还是蛮小、又可爱地呀!现在好像只大蟒蛇,好恐怖啊!」仙蒂姐双眼发愣,结结巴巴惊讶地问出。

「有什幺好恐惧?来…用妳的手来摸一摸它!它可是即温热、又滑爽咧!」我一边说着、一边出奇不意地拉过她的手来抚动我老二。

仙蒂姐一触碰到我赤热的大肉棒,吓得立即缩回了腻手,并紧咬着红唇,羞答答地、又有点儿淫蕩蕩地呆望着我。

「嗯…仙蒂姐,我都拿给你看了,妳也把奶奶让我看看嘛!」接着我便迫使仙蒂姐姐也让我瞧她的双峰。

仙蒂姐姐当然是害羞啦!我看她那羞耻的怜悯模样,更是想她脱去。就使出摔角中的一招「擒拿」,硬把我的右手掌伸入她的内衣里…

一触摸到仙蒂姐姐的胸部,那种柔软的感觉,还真不是用讲的就可以形容我当时的刺激感。仙蒂姐姐的奶子足足有三十五吋耶!她的乳头是那种带着粉红的性感,又有点沾指的触感,真是越摸越爽啊!

「嘿嘿…仙蒂姐姐,就脱光了吧!反正这里只有我俩在…」我一边揉弄着她的胸脯、一边耸恿着她把内裤也脱去。

只是仙蒂姐姐仍是害羞,死命的用手护拉着自己的内裤,说什幺那里很丑、很难看,要不别看!

我一边挣扎着、一边可怜惜惜的哀求说只让我看一下就好。仙蒂姐姐见我如此坚持,也就勉为其难的脱了一下,我立即跪倒在那里猛瞧。但只有一、两分钟的片刻,蒂姐便又拉了回去,并突然地跑回房里,关起了门,任我如何地叫她也不再回应。

我终究还是看到了仙蒂姐的那里,只有稀疏的幼毛,不清楚是否她剃过,或是天生就如此。她那极为美丽的阴缝,似乎还未被迫开过,完美得有如天庭上的粉红蟠桃。

虽然仙蒂姐过后再也没有步出她的房门,但我仍然是兴奋着,并一知回味着刚才的情景,猛然地自个儿锁在房里头,躺在床上手淫了好几次,直到昏昏地沈睡去…

当天醒来时,竟然已经是中午了,母亲也已经回到家里,并正在準备午饭。仙蒂姐姐并不在,妈妈说她已经回到隔壁家去了。

过后的几天里,我虽然刻意地过去仙蒂的家里,但她老是借故地躲避我,不然就是外出,说是去逛购出国留学用的必需品。之后,我还没有什幺机会对仙蒂姐姐说些什幺,她就出国了…



本资源由实力 赞助商 域名: